🎭🍠 聖彼得堡芭蕾舞團,經典芭蕾舞劇:舞姬

  第一次看芭蕾,獻給國家戲劇院和聖彼得堡芭蕾舞團。

  女主角是成名已久的首席舞者(Irina Kolesnikova),她2002年就已經得到數項國際大獎,也在倫敦的 Royal Albert Hall 演出過獨舞。雖然已經39歲,但仍在首席位置上屹立不搖。

聖彼得芭蕾舞團創辦人塔區金(Konstantin Tachkin)說,「她就是天鵝湖、天鵝湖就是歌勒妮高娃。」她不僅完美詮釋溫柔憂傷的白天鵝奧德蒂(Odette),也要一人分飾兩角扮起狡猾逼人的黑天鵝奧黛兒(Odile),除了得天獨厚的身形,情感如何詮釋黑白分明的雙重角色更是需要經過一番「修煉」。
— 上報

  男主角是馬林斯基劇院的首席舞者金基珉,史上最年輕首席,1992年出生,今年才27歲。芭蕾曾經是上流社會熱衷的表演,和歌劇一樣,是種非常 “white” 的活動。觀眾們非富即貴,且早年的貴族,所謂的 old money,都是白種人,因此亞洲人在芭蕾大國俄羅斯的舞團擔任首席,是件很不容易的事。目前檯面上,還有挪威國家芭蕾舞團的西野麻衣子,英國國家八里舞團的加瀬栞、與舊金山芭蕾舞團的譚元元。


 


  我和妹都是不喜歡事前做功課的人,看表演也好,旅行也好,都不喜歡事前被劇透的心情。不喜歡照著別人走過的路走,而是像一張白紙,自己去體驗。(踢到鐵板:目前在紐約/上海演出的 Sleep No More,沒看攻略就會像我一樣從頭到尾沒跟到主角,沒看到故事全貌,所以沒得寫網誌)

  我們這次也踢到個小鐵板,前面兩幕演完,完全看不懂。畢竟芭蕾不像我們愛看的音樂劇有對白,只能夠用舞者的服裝、肢體動作以及音樂曲調、節拍來猜測。於是第一個中場休息,我們馬上上網搜尋舞姬的故事內容:

- UDN售票網

- UDN售票網

 
 
故事的地點發生在古老印度皇宮,是關於侍奉神廟的舞姬尼姬雅Nikiya與英勇的戰士索洛爾Solor的愛情故事。

第一幕
*場景ㄧ
婆羅門祭司與神廟舞者們正在慶祝印度聖火的祭拜儀式,Nikiya是所有的舞者中最美的一位,也因此被選為神廟的主要舞者,婆羅門祭司不但傾倒於Nikiya的美貌,並對他強烈釋出愛意,但確被Nikiya所拒絕,因Nikiya已有心儀的對象。Nikiya與Solor在夜間幽會,並在聖火前發誓兩人堅貞不渝的愛情,卻被婆羅門祭司撞見這一幕,祭司心生妒忌,並懷恨要將Solor置於死地。

*場景二
印度國王正在決定要如何嘉賞他神勇的戰士Solor,最後決定將它的寶貝女兒加姆莎蒂(Gamzatti)嫁給Solor,Gamzatti看到了Solor的畫像後立即墜入情網,當他們初次見面後,Solor也被公主Gamzatti的美貌所迷惑,即使他已經和Nikiya在聖火前許下了誓言,而為了不違背國王的好意,Solor也答應了與Gamzatti結婚。這時,婆羅門祭司告訴國王Solor與Nikiya的祕密戀情,希望國王能夠因此將Solor處死,但出乎祭司的意料,國王反而是下令要將Nikiya處死。這段談話的內容,恰巧被Gamzatti偷聽到,她立即昭喚Nikiya到她的房間,並告訴Nikiya立刻離開Solor將可免於一死,而Nikiya此時確試圖要將Gamzatti殺死,以和Solor長相廝守,但Nikiya未能得逞而逃跑,心地善良的Gamzatti在此時也誓言要將Nikiya除掉。

*場景三
在Solor與Gamzatti的盛大婚禮上,Nikiya被命令必須在婚禮上表演,Gamzatti送給了Nikiya一籃花,而花籃中卻藏著一條致命的毒蛇,而不知情的Nikiya卻以為是Solor要送給她的,Nikiya被毒蛇咬到,並拒絕了祭司所提供的解藥而死去。


第二幕
Nikiya的死,讓傷痛欲絕的Solor以吸時鴉片的方式將自己麻醉,心神恍惚並幻想著與Nikiya共度美好時光,當他清醒後,也瞭解到必須要面對即將要舉行的婚禮。


第三幕
在神廟所舉行的盛大結婚典禮,Nikiya的身影卻一直不斷浮現在Solor的眼前,正當Solor與Gamzatti在婆羅門祭司的見證下許下諾言的這一刻,突然一陣巨響,神殿倒塌,將所有的人埋葬在瓦礫堆下。Nikiya的幽靈正在空中飄蕩,柔情地望著躺在自已腳下的戀人,並從此延續她與Solor永恆的愛。
— 兩廳院藝術中心
 
 

  看完故事介紹,終於理解了剛剛看到的演出內容。

  金基珉的表演,真的令人歎為觀止,每一個動作都極其優雅。怎麼能夠有人違反地心引力,跳得那麼高,滯空時間那麼久?完全沒有倉促匆忙,每一個動作都確實而完整,對於我這種不懂芭蕾的人來說,像是慢動作一樣,美妙的示範。

tenor.gif

  金基珉真的神乎其技,觀眾席上有一個男子,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緒,大吼了ㄧ聲 “Bravo!”。其實看現場表演,應該是每一場或每一幕結束時,才拍手和歡呼,但許多人習慣在每一首曲子告一段落就拍一次手。台上的舞蹈/戲劇還在進行,底下大喊 Bravo,實在有些滑稽,有些舞者也忍不住笑了出來。除了 Bravo 哥之外,還有一位不甘示弱的 Encore 姐… 劇碼和舞蹈都是編好的,你請人家 Encore,人家也沒辦法啊。總不能脫離本來的劇本,多轉兩圈給你看吧?

  群舞中有一個守衛,肢體極其不協調,走路的時候會同手同腳,掂起腳尖跳舞時,一副要跌倒的樣子。演祭司那位,本身氣場不足,但角色需要強大,他只好每步路都搥胸頓足地走,顯示出他的力量感。演國王的那位也完全沒有王者風範或氣質,要不是他穿金色跟別人不同,我會以為他是內侍。

  第一幕第二場,是狂歡的節奏,公主即將出嫁,大家普天同慶。舞姬們獻給神明的舞蹈、公主歡愉的獨舞、即將成為駙馬爺的 Solor 的意氣風發… 當中出現了一名金人?????完全沒有前後文,憑空出現了一把轎子,抬著一個全身塗金的男人,從左舞台走到右舞台,然後消失不見。還有一群小黑人出來獻舞,讓全身塗黑的小朋友演黑人侏儒嗎?!故事背景是印度… 金人或許描述了他們的偶像崇拜吧,是一種刻板印象。但小黑人我真的不懂了… 當然我沒有讀過原著,不能斬釘截鐵地說這是種歧視,或許只是友邦的人來祝賀公主即將大婚。但所有人的身高都是正常的,偏偏出現一群小黑人,恕我無法理解。

 

  

 
 

  舞姬的第三幕,戰士 Solor 幻想/夢到的畫面,是古典芭蕾舞的經典畫面,很期待他們會用什麼方式來呈現。下圖的那個動作,更是《舞姬》的名場面。

- Dutch National Ballet

- Dutch National Ballet

  但我很失望… 這個動作持續了大概有二十秒,才剛過五秒鐘,已經有幾個人開始發抖,在地上的那隻腳掂著掂著試著維持重心。還有人在掙扎著保持重心的時候,撞到前面的人的腳,差一點就要上演骨牌效應了。這真的是聖彼得堡芭蕾舞團嗎?好像在看小朋友的期末舞蹈發表會。

 

  更令人詫異的是,這一幕結束後,布幕落下。我想或許是在換佈景吧,結果,布幕再度升起,剛剛在台上的女舞者們都沒走,男女主角出來謝幕,樂團指揮出來謝幕。然後…?就沒有然後了?????其他男舞者呢?小金人小黑人們呢?謝幕不是應該要讓所有有功勞的人們都得到掌聲嗎?怎麼只有這些人?

  欸不對,重點是最後一幕呢?為什麼少一幕?第一次看到掐頭去尾把結局給去掉的…

67780885_343899893225949_6426345160237383680_n.jpg

  廣播說,表演結束後,舞者們會在三號門處(所謂的 backstage door)為大家簽名,只簽當天販售的節目單。我和妹對於簽名不是很看重,只是去三號門看看熱鬧。一直有樂師們和演員們在離場,但因為沒有謝幕,觀眾不認識他們。我們在門邊等了好一陣子,決定直接離開。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一場表演,到此告一段落……

67689234_2473858312846343_7649867174047121408_n.jpg